想见江南 - 第3371章 都使 我从凡间来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,济得甚事?”方功曹低声向隆功曹语道。

    后者冷笑道,“他可能是在下面混久了,以为这是凡俗争讼,弄些神神鬼鬼的事儿,就能唬住谁。”

    立在场中的司马睿,司马进,各自面色沉凝,看不出内心的波动。

    便听许易道,“司马睿,司马进,你二人争讼百年,闹得沸沸扬扬,天下皆知。扰了司马前辈的清净,让他在天有灵,也不得安宁。不管你二人谁是司马前辈嫡孙,或者都不是,但就凭这百年搅扰,你二人也该来上一炷香。”说着,他让开了身体,立时便有两名黄巾力士上前,给两人各分了三炷香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面肃穆到了极点,司马家百年争讼,司马防一世英雄,落得如此下场,岂不叫人感伤。

    忽地,司马睿扑倒在了司马防墓前,痛哭起来,“爷爷,我对不住你老人家,对不住你老人家,我父早丧,是母亲一手将我拉扯长大。自小母亲就给我将爷爷的故事,本以为可以顺利认祖归宗,为您老守墓尽孝,却害得您老陵前不净,搅扰您老百年清净,孙儿不孝,孙儿不孝啊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睿一边哭号,一边拿头在墓碑上撞得砰砰作响,鼻涕眼泪横流,真个是听者伤心,见者含泪。

    许易挥手,两名力士上前,将司马睿扶了开去,霎时间,所有的目光,都凝在了司马进身上,司马进慌张地向左侧方望了一眼,满头大汗,踉跄两步,扑倒在墓碑上,干嚎起来,怎么看怎么不对味儿。

    哭着哭着,满场议论蜂起,竟还起了不小的低笑声,司马进压力更大了,竟嚎不出来,许易也不让两名力士去扶他,司马进被冷在了当场,满面胀红,最后自己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许易挥手压住全场议论,“列位,事已至此,这桩案子,想必不用某来审断,谁是谁非,诸君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司马进张了张嘴,想要分辩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方功曹急了,他做梦都没想到是这种结果,高声喝道,“许易,你如此断案,岂非儿戏,光凭一场哭告,岂能断定输赢?”

    刷的一下,安道珍沉了脸色,低声问夏奇杰,邱泽道,“这个方太松莫不是疯了,到这个时候,还敢玩党争,真是蠢货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连方功曹都知道谁输谁赢,谁是谁非,还用某细细分说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方功曹再说不出话来,他做梦也没想到许易能想出这损招,他硬着头皮站出来,无非是想给司马家主挑个头,旁人不知道,他却门清,司马进的背后,就是这位司马家主。

    奈何,他人都冲出来了,司马家主却毫无反应。身为散仙院的人,他冲出来指责许易,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,安院使那如有实质的眼神,已经令他惴惴不安了,他哪敢再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在心里大骂司马家主既想吃肉,又怕挨打,蠢货一枚。

    方功曹哪里知晓司马家主是有苦自知,他本来就打定主意,只要许易折腾得不对,他就要戳出来,闹他个人仰马翻,让散仙院上下颜面无存。

    可眼下这种情况,他还能闹么?众目睽睽,大庭广众,只要有心肝的,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他再冲出来闹,那是真把司马家和他自己的面皮按在地上摩擦了。

    他既怪许易刁钻,又怪司马进愚蠢,不就是演戏么,一场哭戏怎么就那么难呢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司马家主根本就忘了,这司马进是他精挑细选的,是经过层层考验的,不是司马进没有演技,实在是这等情况下,众多强者,大人物汇聚,无形中形成了强大的威压气场。

    便是找那绝代名伶来,演技也无处发挥,只能凭真情流露。司马进不是不想哭,实在是那等场面,他做不到收发由心,心中思虑太多了,便是有了眼泪,也没有说辞,心中既急且尬,如何表演?

    “真是个聪明人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云霄之上,金色的马车中,一位姿容明丽的女郎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女婢道,“聪明是聪明,但这样判案,未免儿戏。司马进就不提了,肯定是假货。倘若司马睿面对那莫大压力,也哭不出来呢?”

    明丽女郎道,“哭不出来,证明不够哀伤。不够哀伤,则证明孝心不至,既无孝心,即便真是司马防嫡孙,又有什么资格继承司马防的遗产呢?便可宣判,双方皆无资格继产,同样人心俱服。此子不是问案,乃是诛心。”

    女婢道,“倘若司马睿是演的了?”

    明丽女郎道,“世上有几人有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魄?那小子摆出这浩大阵势,根本就是为了震慑人心。司马睿若真能在这么多人面前,演这一出孝子哭坟,那该是人中龙凤。既是人中龙凤,会为人驱使,耗费百年,来赚这个便宜?退一万步说,即便司马睿真是演的,那小子如此判案,众心已服。这就够了。这等滑吏,要的从来都不是公道正义,而是自己能够过关。所以,能想出这个办法,他已然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女婢道,“如此说来,这个许易也不是什么好货,根本就没想过要惩恶扬善,完全就是为了交差。”

    明丽女郎道,“不管怎样,这差事办得不差,虽不说即将名满天下,总也当得起声名鹊起了。将他名字录下吧,出来这么久,总算遇到一个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场跨越百年的争讼,被以这样近乎传奇的手段给解决了,产生的效应是轰动性的。

    不说别处,便是在整个散仙院,许易彻底出名了。然而,名声并没有迅速地转化为切实的利益,散仙院也没有给他颁发勋章,甚至没有叙功的打算。

    唯一让许易觉得满意的是,方功曹被申饬了,还被执掌刑堂的安道珍院使,罚了五记燃魂鞭。尽管许易知道方太松一定会把这笔账记在自己头上,但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虐人一时爽,一直虐一直爽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